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★★★ 世界数码艺术博览★★★

勤棋疏画唯美艺术社区☆☆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键一屏一草帘, 一弯冷月伴青衫。 一窗一地斑驳影, 一砚残墨瘦容颜。 生于六十年代、民主党派人士、酷爱围棋、思想简单、阅历丰富。爱好美术音乐、只吹笛子不吹牛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看毛左酒后吐真言  

2010-07-01 20:00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看毛左酒后吐真言
文章提交者:超脱2008 加帖在 猫眼看人 【凯迪网络】
http://www.kdnet.net
    在学校里一忙就忙到了晚上,回家的路上,我在街摊上要了一盘烤肉和一瓶啤酒,吃着喝着,很是惬意。
    不经意地一回头,看到一个人顺着街边走了过来。这个人趿拉着一双拖鞋,穿着一个肥大的花短裤,红色的背心还破了几个洞。从脸上看去,似曾相识。他也注意到了我,我们两各人对视了一会,哦,认出来了,这不是我上初中时的老班长吗?
    我惊呼一声:“班长!”
    班长也认出了我,微微一笑:“小超子。”
    我问:“你这是干啥去了?”
    班长举了举手中的塑料袋不好意思的答道:“老婆突然来事了,叫我出来给她买卫生巾,嘿嘿。”
    我着他的胳膊说:“来来来,咱俩喝几杯。”
    班长忙说:“不了不了,回去迟了,老婆该骂了,嘿嘿。”
    我说:“没事呀,咱们都有20多年没见面了吧,叙叙旧嘛。”
    班长好像很不情愿地坐了下来,我又要了几十串肉串,十几瓶啤酒,两人吃着喝着聊着。
    几杯酒下肚,班长的脸上泛起了红光,他说起了当年他如何顽皮,如何偷鸡摸狗,如何参与打群架,如何凭借他家成分好(三代雇农)和他爸是学校革委会副主任当上了我们班的班长,如何逃学去打麻雀,如何整治老师,如何大闹课堂,如何理直气壮地交白卷… …
    我装作不无羡慕,又不无感激地说:“是啊,当年你是挺猛,也很仗义,谢谢你还罩着我啊。”
    班长说:“是,你家成分不好,又瘦又小,容易挨欺负,我就是顺便地跟那帮小子说了一下,谁也不准动你。不过,我还是挺佩服你的,诚实本分,整天只顾埋头学习。现在看来,学习好有用啊,我听说你都当上了大学老师了,很风光啊,是吧?”
    我说:“是,不过,没那么风光,只是工作和收入稳定些。”
    班长看了我一眼,又低下了头:“哎——,你知道,我初中毕了业,我爸就提前退了,我接了我爸的班,到我爸的厂子当工人。可是,没过几年舒坦日子,就逢企业改制下岗了。我也抗争过,可是,就凭我这样既没知识又没技能、上班以后还竟瞎扯蛋的人,到如今你不下岗,谁下岗啊?没办法。”
    我说:“这几年你没试着出去干点别的?”
    班长说:“干什么呀,大钱赚不来,小钱还不想赚,放不下架子啊。其实,过去我在厂子里时,都干到了车间副主任了啊!不过,那靠的是我的家庭出身、我老爸的革命经历和我对毛主席的忠心和斗志,可现在不灵了。干脆,我什么也不干了,在家里甘心当家庭妇男,不过,这样的日子也不好过呀,让老婆上班养活着,让老婆看不起,底气呀,哎… …”
    班长说着说着哽咽起来,掉下了几滴泪。
    安慰他说:“没事出去走走,找同伴玩玩,在家也上上网。”
    班长止住泪,转而兴奋起来:“是,跟我们左派兄弟姐妹们到公园广场唱唱红歌,散发一些宣传毛思想的传单,呼吁呼吁,喊一喊,坚决反对‘资改’,反剥削反压迫,反贪官反洋奴,弘扬爱国主义!我在网上也常发些这样的帖子,在聊天室里跟那些右派、民主派们论战,实在不行就踢他们、骂他们。张宏良这个人你知道吧,这人很绝,我们都喜欢读他的文章,采用他的观点。”
    我说:“你们这样闹腾下去,与和谐社会不协调啊,就不怕被抓?”
    班长一挺胸脯:“怕啥呀,十一检阅时,游行队伍最前面还是挂着‘毛思想万岁’的大牌子,当官的拿我们没招。”
    我说:“难道你们真想回到毛时代?”
    班长沉吟了一会,把一大杯啤酒一饮而尽,然后,凑过来低声说:“其实呀,跟你说实话吧,没有人真想回到毛时代,谁不知道那个时候又穷又苦又累的,整天吃窝头、吃大碴子啊?我们也知道,毛只是利用我们、玩我们,为的是保护他的皇权,再说毛也活不过来了啊。但是,他的牌子还很硬啊,我们就是利用这张牌子,讨要回我们过去的地位和荣耀!比如,让左派上台,让我们重新上岗,把那些资本家的钱分了等等。”
    我说:“这样下去,国家又会乱了,就不考虑子孙后代?。再说了,就你这个岁数,再上岗,再当车间主任,还能干几年呢?”
    班长嘴一撇:“这就管不了那么多了,人生在世还有几年呐,有一天就要过得舒服一天,风光一天!”
    我说:“中国如果像民主国家那样走民主化的道路不行吗?”
    班长坚决地回答:“那坚决不行!那样的话,我们的路就被完全堵死了。”
    说着说着,突然班长一拍大腿:“坏了,在外面呆的时间太长了,老婆一定生气了,再喝下去,回家就真够我受的了。我得回了,哦,我带的钱不多,那你就买单吧,不好意思啊。”
    我说:“没事呀,我买单。既然这样的话,那我就不留你了,快回吧。”
    望着班长趿拉着一双拖鞋快步离去的背影,我心里一阵发笑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